精品小說 她在冷宮慘死後,狗皇帝跪着求原諒 起點-第三十四章:汐瑤失蹤鑒賞

她在冷宮慘死後,狗皇帝跪着求原諒
小說推薦她在冷宮慘死後,狗皇帝跪着求原諒她在冷宫惨死后,狗皇帝跪着求原谅
叶向尘这话惊得汐瑶嘴里的绿豆糕呛在喉咙里,一阵咳嗽。
这吃瓜怎么吃到自己头上了?
“汐瑶姑娘。”叶向尘把死了的狐狸放到汐瑶的面前,这狐狸白毛若雪,顺滑光亮,一看就是极难得的。
齐若槿给汐瑶递了盏茶水,以及一个保重的眼神。
一杯茶水下去,汐瑶才觉得缓了过来,只是尴尬得坐在那,目光瞟向齐轩,他正坐在主位之上,脸上也没什么表情。
她又想到那日齐轩说的,她是他的侍女。
一个侍女,他才不会在乎,汐瑶收下这只狐狸,“谢谢三皇子,只是以后这死狐狸就不要再送了,怪吓人的。”
这是实在话,狐狸毛她是喜欢,可这一整只翻着白眼的死狐狸,已经让她对狐狸毛都产生阴影了好吗?
叶向尘的嘴角掀起一抹十分宠溺的笑容,伸手抹去汐瑶嘴边的绿豆糕残渣,“好,以后瑶儿喜欢什么,我就送什么。”
齐轩冷着眸子,拿着酒杯的手指暗暗用力,他掩饰着自己的情绪,强迫自己冷静下来。
只是这一动作,又掀起了周围人不少议论,汐瑶觉得她完了,她这是彻底没好名声了。
“真是多谢三皇子了。”她这白眼都要翻上天了,咬着牙,强撑着笑意。
叶向尘倒是很满意似的,并没有再做什么出格的动作,行了一礼,做回座位上。
在席间,齐若槿说给马下毒的凶手已经抓到了,是齐雅儿,她爹誉王是齐轩的皇叔。
也是那日在马厩,与沈心一起说汐瑶坏话的人。
“肯定是她不满那日我们说她,才故意搞出这些。”齐若槿又一杯甜酒下肚,说话都有些吐字不清了。
汐瑶这才注意到,席间确实没有齐雅儿,誉王也不在,“可那日我们嘲讽之人并不是齐雅儿。”
她隐约觉得事情不对劲,那日与她们有矛盾的是沈心才对,齐雅儿虽也在背后说了她们两句,但是并没有起什么冲突。
“谁知道呢,在齐雅儿帐篷里搜到了马吃得那种香丸,不过皇兄偏心,也并未治誉王府的罪。”齐若槿已经有些吃醉了。
大概齐轩也知道齐雅儿是被冤枉的吧。
“哎呀,你别喝了。”她抢过齐若槿的酒杯。
齐若槿靠在她身上,“汐瑶,还好你没事,你要是出事了,我一辈子都没法原谅自己。”
汐瑶心里一暖,这傻丫头,救你是自愿的,又何须自责。
“你知道吗?我觉得我真喜欢上无忧了,我以为我要去成亲的时候,我满脑子都是让他带我走,这几日看不到他,我也总想着他……”
赵安啊,哎,若齐若槿喜欢赵安,他们岂不是与她会面临一样的折磨,就像她与齐轩一样,在爱恨中进退两难。
她一方面也觉得赵安想不起来云楚往事,也挺好的,或许会和齐若槿好好的在一起吧,她和齐轩是难了……
想着想着,她竟也有些醉了,满脑子都是齐轩少年时的模样。
他们路见不平,和市井混混打架,但他们那时候太小了。
打不过,他拉着她跑。跑不过,他把她护在身下,然后她只是手臂挨了一下,齐轩满身是伤。
可齐轩被混混打,被丞相府罚,都未吭一声,
反而是看到她手臂上的伤痕时,竟然哭了鼻子,他说:“我要好好习武,保护你。”
后来啊,后来那个说保护她的少年,伤她最深……
————
第二日,齐轩坐在营帐内,看着送来的奏折。
“对了,昨日让你在安和宫修建马厩的事情去派人办了吗?”齐轩低声问身边的影卫。
校花的極品高手 護花高手
“陛下!陛下——”福德公公从外面跑进来,声音都有些颤抖,跪在地上。
在攻略中不知不觉沦陷的邻座美少女
“如何。”齐轩头也没抬一下。
福德公公酝酿一下,还是颤着嗓子,说“陛下,汐瑶姑娘不见了!”
“什么?什么叫不见了!”齐轩把手里的奏折“啪”的一声合上,站了起来。
“奴才一早想去看看汐瑶姑娘有没有收拾好东西,可是汐瑶姑娘不见了,奴才派人四处都找过了也没有。”
“找!给我再派人去找!”齐轩暴怒,顺手抄起茶盏砸碎在地上。
大概一柱香的功夫,影卫来报,三皇子也不见了,还有墨生。
齐轩浑身战栗,怒气郁结在胸口,良久方从齿缝里挤出几个字:“给我杀!”
“不可啊,陛下!”太傅和一众朝堂重臣纷纷跪下。
“陛下三思,现在还不知道是不是三皇子掳走那宫婢,就算是,杀了三皇子就代表和东辽开战了,万万不可!”
“是啊,或许那宫婢是自己私逃出宫呢?”
齐轩把桌上的奏折扔向他们,脖子上的青筋暴起,“你们一个两个的,除了较孤三思,就是叫孤忍耐!这样的北齐和当初的云楚又有什么不同!孤养了一群废物!”
群臣跪在地上,冷汗直冒,左右看看彼此,却谁都不敢再说话。
“陛下——不好了——陛下——”来人是传急报的孜江城士兵。
“孜江前日突发大水,水患横行,城中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,望陛下尽快派人支援啊!”
齐轩一时间身形摇晃了一下,险些站不稳。
“陛下别再耽误时间了,快回宫商议相应对策。”
“是啊陛下。快回宫吧。”
汐瑶还没找到,他不能走,他要去找汐瑶。
这时太傅从地上站起来,拱了个手,“陛下!陛下少年时便是老臣国子监的学子,臣便教导过陛下,为君者,为官者,要以天下百姓为重。是救一人还是救一座城,陛下也分不清了吗?”
齐沐之这时从门外进来,声音依旧是不急不躁,“陛下若相信臣,便让臣去找回汐瑶姑娘吧。”
齐轩背过去身,合闭上眼睛,掌握成拳,越捏越紧。
他要怎么办?他已经失去过赵汐瑶一次了,好不容易才找回她,不能再让她有任何闪失了!
忽然他十分自责,昨天明明是想宫宴结束后去看看她伤势的,可他因为叶向尘在生闷气。
他深呼吸了一口气,几乎是从喉咙里逼出来的两个字,“回宫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