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品都市小说 大明:攤牌了,你爹我是朱元璋討論-第五百二十三章 無話可說?展示

大明:攤牌了,你爹我是朱元璋
小說推薦大明:攤牌了,你爹我是朱元璋大明:摊牌了,你爹我是朱元璋
看着朱怀已经走远了,徐达刻意压低了声音,转身开口对李善长说了这句话。
“徐大人您还记不记得之前我给您说过,少爷有些奇怪?”
虽然李善长没有一口气将此事说完,但聪明的徐达已经反应了过来。
也就是说李善长在自己的身上没有找到答案,索性转移到了朱元璋这里。
当他对朱元璋说完这句话之后,陛下就非要跟着过来。
结果,就变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……
这一切只不过是徐达在心中想到的可能性,是不是这样还得看李善长的解释。
反应过来的他并未再浪费更多的时间,稍稍点点头,示意自己是记得的。
“当时老夫我也是闲来无事,就想着去找陛下商量一下,谁知道……”
百日契約:征服億萬總裁 夜神翼
一句话说到这里,李善长并未在接着往下说些什么。
即便是如此,这话里的意思已经足够的明显了。
事实果真是自己想的这样,一旁的徐达满脸无奈却不知道怎么开口好了。
等了好一会儿,李善长并未等来自己想要的答案,还以为是徐达没有听见。
就在他想要接着往下说些什么的时候,却被徐达给阻止了下来。
“原来是这样子,不过这件事情可不能让少爷知道了。”
其实李善长想说的就是这句话,既然徐达已经说出来了,那他也不好再往下说些什么了。
稍稍点了点头,也算是答应了下来。
“陛下,这可是上等的普洱茶,您尝尝看,味道应该差不了。”
与此同时,朱怀端着茶盘走了出来。将茶盏摆在朱元璋跟前,微微一笑选择开口对其说了这句话。
“味道的确不错,爱子,今晚吃什么?”
品了一口茶水,朱元璋突然抬起头来,话锋一转,突然开口说了这句话。
天下 第 一 寵 小說
说完了,朱元璋安静了下来。一双好奇的大眼睛在朱怀的身上来回徘徊着,仿佛是在等着他接下来的回答。
朱怀还没来得及开口言语,却看见徐达正冲着自己使眼色呢。
玄 界 之 门
仅仅是看了一眼,朱怀瞬间就明白了徐达的小心思。
朱怀微微一笑,开口说道:“父皇您想吃什么?不过之前都已经定下来了,今天早晨有李大人买的猪头肉。您若是有想吃的,倒是可以提出来,我来准备。”
李善长呆呆地盯着朱怀看,仿佛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这句话。
当朱怀转过身来看李善长的时候,医疗之内的他张大嘴巴,看样子有些不知所措。
“那就猪头肉吧,朕也是很长时间没有吃过了。”
朱怀的一句话搞得朱元璋也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好了,此时的他只能借坡下驴,说了这些话。
“既然这样,也省心了。那接下来就不用再担心什么了,等上一会儿咱们就开饭。”
“对了徐大人,您现在要是没什么其他的事情,就去把厨房里的碗筷刷出来吧,咱们晚上还得用呢。”
对朱元璋说了这句话之后,朱怀又将目光转移到了徐达的身上,开口说了这些。
徐达也不是傻子,在听了朱怀开口对自己说的这句话之后,瞬间就明白了过来他这是什么意思。
他并未在浪费更多的时间,屁颠屁颠地来到厨房。
朱怀现在坐在一旁冷静了一小会儿,之后才开口对朱元璋说道:“陛下您稍等一会儿,我去切点苹果过来。”
不等朱元璋反应过来,朱怀也转身就离开了。
一来到徐达的身旁,朱元璋直接小声地开口对其说道:“徐大人,这是怎么了?您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?”
“少爷,您知道陛下为什么要来吗?”
时间紧急,徐达知道自己不能浪费太多的时间,于是转身直接开口对朱怀说了这句话。
朱怀当然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了,稍稍摇了摇头,之后倒是没有再继续开口言语,而是在默默的等待着。
“其实陛下会来,那都是因为李大人。当时李大人在咱们家中走后,并未回家去,也没去解决什么要紧的事情,而是去找陛下了。”
直到朱怀听了徐达开口对自己说的这句话之后,擦 u 算是彻底地明白过来,同时也反应过来了之前的徐达为什么要冲着自己使眼色。
木牛流猫 小说
校花 的 贴身 高手
“原来是这个样子,敢情李大人这是找人控诉去了,去搬救兵去了。”
单从朱怀的语气中就能听得出来,此时的他多多少少有些无奈。
除了开口说这句话之外,朱怀也不知道接下来的自己应该说些什么好了。
而一旁站在的徐达则是稍稍点了点头,示意刚刚的朱怀说的这句话都是正确的。
“其实现在看来,有些事情就好解释多了。比如说刚开始的时候陛下为什么要问我那些问题?平常陛下可是不会担心这种事情的,徐大人您说是不是?”
一句话说完,朱怀盯着徐达看了几眼。
虽然没有再接着往下说些什么,但是这其中的意思已经足够的明显了。
徐达也不是傻子,怎么会不知道朱怀开口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?
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,只能稍稍点了点头,示意现在的自己是明白朱怀的意思的。
“我先走了,您刷完了碗就直接过来吧。我觉得陛下可能还会再接着往下说些什么,到时候我也是担心我自己一个人应付不过来。”
不等徐达反应过来,朱怀转身就离开了。
望着他的背影,徐达陷入到了沉思之中。
片刻的沉默之后,徐达随之反应过来。放下手中的碗筷,转身朝着院子的方向走去。
“父皇,最近朝中事宜解决的还算顺利吗?”
朱怀也是担心朱元璋会说些有的没的,趁着现在的他还有精力,于是才选择开口说了这句话。
“还可以吧,也就是那些有的没的事情。”
朱元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同时也不知道朱怀为什么会开口对自己说那句话。
无奈之下,他只能顺便找了个理由打算搪塞过关。
气氛瞬间就尴尬了起来,朱怀低着头,盯着自己的脚尖发呆,仿佛是在思考着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