扣人心弦的小說 顧總裁的小秘書 線上看-第 17 章:痛而決絕又如何分享

顧總裁的小秘書
小說推薦顧總裁的小秘書顾总裁的小秘书
本来安然可以早早地就出院,可是郑南非要让她在医院里再住一天,又特地让唐倩和安华早晚轮流去医院照顾她,还特别警告她说如果不好好听话就把她送到国外读博士,安然不得已只能屈服,读博士这件事情她一直很拒绝,万一以后嫁不出去怎么办。
正好唐倩轮休,一大早去了医院,安然睡得像头猪一样,根本不在意身边有没有人,一觉醒来已经快到中午了,很久没有这么舒舒服服地睡一觉了,睡醒之后揉了揉眼睛,看到唐倩坐在病床边差点从床上弹出去,一看就知道肯定是她亲爱的老妈安排的。
安然坐起身,呆呆地看着唐倩,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对视了好长时间,终于还是唐倩绷不住了,“然然,你说你也是,自己发烧了都不知道,我看你以后还是不要去G.Fan上班了,回头我和你哥说说,这样下去身子怎么受得了。”
安然双腿抱膝,很无辜地眨眨眼睛,“嫂子,这就是个意外,而且我和予薇在同一个屋檐下也好有个照应,再说了,又没有人欺负我,才去G.Fan上班两个月就辞职不太好吧?”
“华然还容不下你吗?这一次要不是韩旭君把你送到医院里,还不知道会怎么样,这次是他恰巧路过,那下一次呢?你这个丫头,能不能听点儿话?”
“你说什么?是韩总监送我来的医院?”安然有点慌,想想昨天下午韩旭君跟她说的话,明明是他做的,为什么要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顾凡身上?难怪昨天他说这话的时候神情怪怪的,明明不会撒谎,还非要这么不学好。
还没等唐倩说什么,安然就开始急急忙忙地收拾东西,还说现在就要出院,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情她必须要问清楚,说喜欢她的人是韩旭君,现在对她好又偏偏不承认的人也是他,这样把她耍来耍去的有意思吗?喜不喜欢是他的一句话,但是这样对她是不是太过分了。
因为带来的东西不多,安然收拾的很快,也不管急诊科里有多忙,只看见一个身着女士商务西装的姑娘拿着包包一路冲出了医院,跟在后面的唐倩一脸无奈,只能去给她办出院手续,听到韩旭君的名字就这么开心?莫不是他们两个在一起了?唐倩心里这样想着,年纪大了,是该考虑终身大事了。
伊靈 小說
安然出了医院顺手拦下一辆计程车赶往公司,一路上还算是比较畅通,到了公司门口,安然付了车钱,然后快步走向总裁办公室,这个时间点,韩旭君应该在顾凡办公室里,从一楼到二十五楼她所经过之处,所有人都以异样的眼光看着她,有些人甚至在背后对她指指点点,但安然权当没看见,现在讨说法是她首要做的事情,其他的她根本无暇顾及。
一进办公室,韩旭君果然在这,他略显慵懒地坐在顾凡对面,被突然打开的门吓了一跳,和顾凡神同步的看向安然,她的头发有些乱糟糟的,脸上还挂着汗珠,一看就知道她一路上跑得有多着急,韩旭君站起身走向安然,却被她的一声“站住”吓得站在原地不知所措。
“回来了?”顾凡悠悠吐出三个字。
“是的,谢谢顾总关心。”安然歪着头笑着回答,然后又冷眼看着韩旭君,“韩总监,以后撒谎这种事情就不要做了,不符合您总监的身份。”安然表情冷淡,这是她第一次这样和韩旭君说话。
我在精灵世界当饲育屋老板 小说
“安然,这件事情它不是你想的这样……”韩旭君张口就要解释,但是被安然打断了。
“韩总监,说喜欢我的人是你,然后对我好不承认的人也是你,你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?这样把我耍来耍去很有意思吗?还是说在韩总监眼里我安然一文不值,是您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一个下属?都说您对实习生都特别好,我也算是G.Fan的实习生吧,您对我和对其他人完全不一样。”
“你知道吗?顾凡也喜欢你,他是我共事多年的好兄弟,鱼和熊掌不可兼得,感情和兄弟我只能选择一样,我很纠结,我必须从你和顾凡中间选择一样……”
“所以这就是你把我耍来耍去的原因?”安然反问回去,“韩总监,我很感谢您送我去医院,也很高兴有您这样的朋友,但是朋友之间不应该隐瞒对方、欺骗对方,还有我的感情生活就不劳您费心了,请您以后不要再介入我的感情生活了,谢谢您。”
韩旭君被她堵得一句话说不出来,一直使眼色向顾凡求助,可是顾凡就好像没看见一样,靠在椅背上看戏,看得还津津有味,没想到原来安然和韩旭君还能吵起来,韩旭君这个暖男人设崩塌了,看来中央空调不能做,专暖一个人才是对的。
“安然,”时间静止了几秒钟之后,顾凡才开口,“说完了?”安然有些摸不着头脑,呆呆地点了点头,随后又听他说道,“说完了就该干什么干什么吧。”看似温和的口吻却带着让人不可抗拒的威慑力,他们两个再这样没完没了地纠缠下去,他都不知道会干出什么。
安然先是一愣,但是狠狠地看了韩旭君一眼,然后走向自己的办公桌,既然一切都已经发生了,那么他们之间以后可能连朋友都做不了了,安然实在不知道她做出这样的决定乔予薇知道了会怎么想,但是这件事情她决定了就不会轻易更改了。
晚上八点,城市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,只有二十五楼的灯还亮着,安然还在上课,但思绪早已经不在这里了,她抬头看向窗外,触目可及的只有一片黑,像是被人一不小心打翻得一瓶墨水,上面点缀着些许小星星,迎合着路边孤独亮着的路灯。
公司附近的一家酒吧霓虹灯闪得耀眼,热闹而且繁华,吧台边坐着一位温文尔雅的男子,一身休闲西装与酒吧的气氛极其不搭调,玻璃杯里是他最爱的威士忌,棕黄色的液体在灯光下闪闪发亮,只见他一口干了杯中的酒,液体滑过喉咙,绵软长润。
女装大佬茶餐厅
他喝了一杯又一杯,终于,顾凡看不下去了,从他手中拿走玻璃杯,轻叹了口气,“韩旭君,说放下的人是你,现在又借酒消愁,你这样前后矛盾啊。”
韩旭君嘴角轻轻一勾,“决定是我自己做的,借酒消愁也是我自己愿意的。”
“韩旭君,我是真不明白,安然在你心里到底有多重,就算你口口声声说要放下她却还是放不下。”
“你不是也一样吗?”韩旭君伏在吧台边,有气无力地回应道,“感情里所有人都是自私的,尤其是你,顾凡,你是这个世界上最自私的人,你宁可和伯母吵架也要把安然留在你身边,亏了伯父伯母说你是个孝子,你就这样回馈他们的是吗?”
顾凡狠狠地将杯子摔在吧台上,杯子里的液体和玻璃碴溅得到处都是,他一忍再忍,在感情的问题上他绝不可能让步,哪怕这个人是自己最亲的人或者是最好的兄弟,他也绝对不可能退让半步,对于安然,他只想默默保护她,仅此而已。
“旭君,你喝多了,我送你回公寓。”顾凡试图去拉韩旭君,却被他甩开了,这个时候他就更不能生气了,只能忍着,“旭君,你真的喝多了,明天还得上班,先回公寓,好不好?”韩旭君这个时候谁的话都听不进去,他现在只想着离顾凡远一点,越远越好。
与此同时,正在二十五楼上课的安然因为开小差被她的老师骂了一顿,这是她第一次因为走神被骂,而且还被骂的个很惨,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非常不在状态,可能是因为韩旭君和顾凡的缘故,架在他们两个人中间左右为难。
“咳咳咳……”老师很尴尬地清了清嗓子,“安小姐,如果您累了,今天的课就上到这吧。”
“我……很抱歉,也谢谢您。”安然向她表示歉意,她真的很抱歉。
老师收拾好东西前脚刚刚离开总裁办公室,后脚乔予薇就进来了,神情慌张,让安然有些不知所措,当然她最想知道的还是乔予薇为什么会在这里,今天设计部也不加班,这个时间点她应该在出租屋里和合租的小姐姐们一起追剧才是。
“然然,然然,”乔予薇拉着安然的手焦急地说,“你先别管我为什么会在这里,韩总监、韩总监他……”
“韩总监?他有什么事跟我没什么关系。”安然十分冷淡地甩开乔予薇的手,“予薇,以后他的事情不要来找我,也不要跟我说,你自己的感情我在你自己手里。”
天才 神醫
“不是,我是想告诉你,下班的时候我看见了韩总监去了附近的酒吧,是不是和谁吵架了?”
“什么?酒吧?”安然虽然不了解他,但是想韩旭君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去酒吧呢?
“你没听错,是酒吧,看你刚才在上课,没好意思打扰你,而且顾总也在。”
安然手上的动作停顿了,也没有多想,拿上包包就朝着附近的酒吧跑去,乔予薇在后面怎么喊她都没用,悠长的走廊里回响着她的回音,临走之前顺手关了办公室的灯。
安然跑了很久的路程,突然在马路边停了下来,蹲在路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,乔予薇随后赶到,只看见她蹲坐在马路边,包包随手放在一边,这个神经大条的人也不怕包包被人抢走,不过说句实话,乔予薇认识了她这么久,从来没有看见过她这个样子。
乔予薇坐在安然旁边,一手搭在她的肩膀上,下一秒安然转过头,红着眼睛看着乔予薇,一脸不太满意的样子,“予薇,我、我这是怎么了?我、我要去哪里啊?”
“你不是要去酒吧吗?你自己听到顾总两个字的时候突然愣住了,然后办公桌也没收拾就跑出来了,办公室的灯还是我帮你关上的,你不会都不记得了吧?”
“顾总?顾凡……”安然喃喃地念着顾凡的名字,“顾凡……”
乔予薇被她的反应吓了一跳,“然然,你没事吧?是不是昨天发烧留下后遗症了?你别吓我啊!”她着急地快要哭出来了,自从白天回公司之后她就怪怪的,乔予薇甚至觉得他可能是发烧烧坏了脑子,要么就是她谈恋爱了。
“予薇……”安然突然抱着乔予薇开始哭,“我是不是太过分了?我今天不应该和韩总监那么说话的,这样他就不会去酒吧借酒消愁了,我做的是不是真的太过分了?还有顾总,我夹在他们两个之间左右为难,我是不是就不应该出现在G.Fan?”
“然然,你不要多想,再说了韩总监去不去酒吧和你也没有什么关系,对不对?”乔予薇抱着她,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安慰她,“你是不是太累,我现在陪你回家吧,回家睡一觉,好好休息休息。”
安然轻轻推开她,“予薇,谢谢你,我想一个人静一静。”
“那、那酒吧你还去不去了?”乔予薇似乎是有些哪壶不开提哪壶。
“酒吧?我为什么要去酒吧?”安然像是瞬间失忆了一样,捡起地上的包包,踉跄着一步一步朝前走,路灯下,她的身影显得那样单薄,她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在热闹而且繁华的马路上,这个孤独的小小身影完全淹没在了人群之中,消失在乔予薇的视线里。
看着安然,乔予薇有些心疼,但愿她能够安然无恙。
安然消失在视线里之后,乔予薇慢吞吞地往前走,在过了一条马路之后,她停下了脚步,看着韩旭君被两个服务生从酒吧里扶出来上了顾凡的车,她立刻跑了过去,伸手拦下了顾凡要关车门的动作,然后略显心疼地看着韩旭君,眼底满满的不忍。
为了一个把自己当成朋友,根本就不喜欢他的人这样伤害自己,乔予薇都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,明明身边有一个喜欢他,可以为他付出一切的人,他却只是把她当成朋友甚至是设计部一个微不足道的实习生,她早已经把这个男人当成自己的全部,可在他的心里,她什么都不是。
“乔予薇。”顾凡沉声说道,语气中夹杂着一丝冷淡。
“顾、顾总……”乔予薇慌忙撤回自己的手,在衣服上擦了擦手心里的汗。
“安然呢?”顾凡冷冰冰地吐出三个字,两个小时以前就看见她在办公室门口朝内张望,不用猜就知道一定是来找安然的,但这个时候只有她一个人出现在这里,顾凡不由得有些怀疑。
“安、安然她……”乔予薇笑话声音小得如同蚊子,低着头,根本不敢看顾凡。
“有话就说。”顾凡真的是惜字如金,一个多余的字都不想多说。
“她……回、回家了。”乔予薇偷偷看了一眼顾凡的表情,冷得不能再冷了,她知道顾凡做的这些都是为了安然好,但是她又不能背叛她唯一的朋友。
顾凡听到乔予薇的回答拳头倏然握紧,这个女人还真的是不知道好歹,他为了她做了那么多,她竟然这样辜负他的心血,然后临阵脱逃,这样做她的良心就真的不会痛吗?本来他还打算送韩旭君回公寓之后回来接她的,现在看来,从明天起,不需要对她太好了。
顾凡闭了闭眼,然后转头看了看乔予薇,“需要捎你一程吗?”
“不、不用了,谢谢顾总。”说完她撒腿就跑,头也不回。
本来想跟着一起去韩旭君的公寓去照顾他的,或许这样他就可以忘了安然,可是她连说出那句我想去照顾他的勇气都没有,在看到顾凡的那一刻她害怕了,她连喜欢一个人的勇气都在见到他的那一刻消失了,她只能选择逃跑,哪怕愿望再强烈。
韩旭君回到公寓已经是十点多了,顾凡亲自把他送上楼,这个过程实在是太煎熬了,他家住十六楼,可偏偏这个时候电梯还坏了,虽然平常顾凡也有在健身,可是身边这个醉的不省人事的人实在是太重了,好不容易送回家,顾凡发誓从此以后再也不会管他的所有事情,尤其是感情上的事情。
就在那个时间段里,乔予薇回到合租公寓,和她一起合租的两个小姐姐早早地睡了,她轻手轻脚的回到房间,衣服都没有换就直接上床睡觉了,她把被子蒙在头上,或许这样可以快一点入睡,不去想所有的事情,一切就都安静了。
这个也虽然安静,但是乔予薇却翻来覆去地睡不着,她有点儿担心韩旭君,却又无能为力。她用力甩开被子,自责自己的懦弱,刚才为什么就不能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,明明可以很勇敢的,但是即便如此,时光也不可能倒流,一切也不可能再来一次。
月光洒在窗台上,透过窗子照在乔予薇的脸上,苍白,就像今晚的月亮一样的苍白,她的心情就像这月亮一样清冷,清冷的可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