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炸!選秀直播,我劈的瘋批是頂流討論-第102章 戀綜?我最煩談戀愛了相伴

炸!選秀直播,我劈的瘋批是頂流
小說推薦炸!選秀直播,我劈的瘋批是頂流炸!选秀直播,我劈的疯批是顶流
一夜旖旎绮丽。
第二天,白釉转醒的时候,江明野早就不见了。
吃了早饭,才看到他满身油彩,站在硕大的画板面前,一点点描绘着。
灰紫色的头发几乎及肩,不羁地随风跳跃着,线条凌厉的侧脸被晨光镀上了几分温和。
少见的居家妇男艺术家形象。
“画什么呢?”
白釉问。
“没,没什么……”江明野,乌黑的眸子闪烁,略带慌张地躲了躲。
“到底什么?”
白釉心道不对,快步走来:
只看到少女一条柔稚的手臂,垂在满是白瓷碎屑的乌木地板上,极致的洁白和完美,与彻底的乌黑和破碎交织,好一副不良画作!
“你又画什么鬼东西呢!”
江明野赶快把宝贝画收走,放在身后,挡着那看似大胆泼辣,实际上最知羞的神明。
“没什么,我练笔的……”
“拿给我看全部!”
“等,等我画好了嘛,”
江明野把油画好生收好,双臂拢着她的肩膀,垂在她的耳畔说,
“等画好了,就裱起来,挂在最显眼的地方,我日日焚香沐浴,拜你,求你……”
“你吃溜溜梅吗!?”白釉无语又愤怒地看着他,
“你补瓷了吗?”白釉咄咄逼人,
“你给秦夭夭招魂了吗?”
“你个变态!疯子!”白釉一把把他推到一边,疯了似的往外走。
“釉釉,釉釉,我心疼,我后心的伤口裂了,我需要神明垂爱……”
江明野好不弱小无辜地跟在白釉身后,可怜兮兮地装巧卖乖。
“吱~”的一声刹车声音传来,谢铭开着车,找到了白釉,
“昨晚去哪了?”
“你现在爆火小花,不怕狗仔吗?”
“快上车,我带你去《青云山2》,霸气冷艳女二试镜!”
白釉正愁没地方躲那个疯子,径直上了谢铭的车。
江明野才不想让白釉去演那个蛇蝎心肠的恶毒女二,一个电话拨过去,
超级灵药师系统 天秀弟子
“谢大经纪,《青云山2》我早内定她是女主了,不需要试镜什么女二,快点把她带回来!”
“女主不适合她,她演不出来,你既然一开始让我带她,就要相信我的专业性!”谢铭带着白釉一路往试镜的地方狂奔。
“谢铭,你不要忘了,谁给你开工资呢!”反派女二会死于江明野手下,他自然不愿意白釉去演这种角色。
“我带白釉,自然是白釉给我开工资!”
谢铭一点儿都不怕江明野的威胁,天知道,上亿观众给星芒刷了多少礼物,仅仅是白釉那单价一分钱的北极空气,就一口气挣了一千四百万!
白釉跟他签的合同里,白釉一个月铁饭碗,死工资——
两千八……
其他的,还是不都是由经纪人管理!
“谢铭,你工资没了!”
“不怕!”
“你……”江明野气绝,
“你奖金没了!”
“哼,随便!”
“好,你硬气!”江明野恶狠狠的说,
“你北城的五险两金,和异地落户没了!”
“呵,”
谢铭的车原地打了个旋儿,他狠狠咬了咬后槽牙,看着他面前绝美,吸金能力一流的白釉,
“走,《青云山2》咱不演了!我带你去恋综!”
“啊?恋综?我最烦谈恋爱了……”
在白釉毫无卵用的反对声中,白釉被谢铭一口气带到了……
恋爱综艺《一起恋爱吧!》第八季,第一期的录制现场!
这档恋综已经进行了整整八期了,各种游戏,工业糖精早就把观众们们喂到牙疼了。
已经在砍与不砍的边缘了,这次节目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方式,邀请了新的导演,破釜沉舟,任由导演折腾。
五月暖洋洋的天气,阳光明媚,白釉被谢铭狠狠往恋综农家院里面一推,她就一个趔趄,正式进入了摄制组和直播间的画面中……
【我去我去,怪不得裴导一直在等,原来最后一个女嘉宾是白釉!】
【神明少女田白釉,前来报道!】
【呵呵,导演是真的头铁,还不记得白釉寡王人设不倒,江神都掰不动那种?】
【天神在上,神明吻我!我不管我不管,只要有白釉,什么综我都追!】
“好久不见,欢迎最后一位女嘉宾到场!”
居然是熟人,这次的导演,就是《创造青春》的裴导,他把白釉引进第一期录制现场的小小农家院里,
“大家……”
“叮铃铃——”
裴导刚要安排活动,就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断了,只见他带着几分烦躁地拿过电话,气势汹汹,
“不可能,我是导演,我只要素人和新人,带资进组的直接拉黑,放不下身段,毫无综艺效果的老年艺术家休想……”
不知道电话那边是什么人,两人隔着电话仿佛都能掐起来,白釉则款款地走进了小院子,看着院子里或陌生,或熟悉的三个女孩。
“白釉!”最高兴的扑上来搂着她的胳膊的人,就是她的队友,神明少女赵雪吟了。
除了她以外,竟然还有老熟人——
抖喜当之无愧的头部女主播,沫沫小仙女。
“哼,你一个卖寡王人设的会谈恋爱吗?跑到恋综来干什么?”
沫沫这个女人,明明已经做成了头部大主播,一看到白釉,就总像是个刁蛮任性,引人注意的小孩子,
“恋综要比拼厨艺,你会吗?”
“我们还要挣钱,你会吗?”
“我们还会跟男嘉宾亲亲,抱抱,举高高,你会吗!?”
白釉翘着二郎腿,坐在沫沫身边,眼神满是溺爱,声音充满温柔,说的理所当然,
“我不会呀。”
“什么都不会,就快走!”
沫沫骨架小身量轻,将将一米六的身高在她面前像是个初中生,她都不用照镜子,就知道同框得有多惨。
“我啊,”
白釉最喜欢调戏她了,盈盈如玉的指尖点着她的下巴,嘴角勾在她耳畔,凑得极近,远远的镜头中,居然像是一个久别重逢的拥抱,
“我只会心疼妹妹。”
“妹妹多大了,可曾念过书?现在吃什么药?这又是在装什么呢?”
【啊啊啊,磕到了!】
【好久不见!幽默就是最吊的!】
【她什么都不会啊,只会心疼沫沫妹妹啊!】
【谁说白釉寡王不会谈恋爱的?站出来挨打!】
【沫沫耳尖红了红了啊!这踏马还不是真爱?裴导,真有你的!刁蛮妹妹X霸气姐姐给我锁死!】
弹幕一整个高|潮,彻底嗨透了!
白釉背着手,带着几分恶意地走到小院子门口,像是生怕圆圆爆炸头的沫沫,气炸了,喷她一身血……
“姑娘,你印堂发黑,像是要有血光之灾,算命吗?”
一个干巴巴的瘦高老头,穿的像是个道士,一把山羊胡,带着个圆圆的墨镜,手中结印,装着几只算命签,站在了小院子外。